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圣临诸天第六章刘正风之子

发布时间:2020-01-24 19:13:59

圣临诸天 第六章 刘正风之子

纣王进香女娲庙,这是封神的开端,纣王转变的伊始,大商走向衰败的起点,也是一切事件的源头。

“以纣王的秉性,不该以诗亵渎,可……若是那种猜测为真,谁能改变?”

殷昊幽幽一叹,盘坐在了屋中。

无法改变的事情,就不要纠结。

他现在考虑的事情是,为何来到这个世界六年之后,开启了系统?

系统?

这玩意儿,让他欣喜,也迷茫。

将牛皋打发走之后,他回到了屋中,坐在了床上,闭上眼睛,脑海中立即出现了一个屏幕。

宿主:殷昊!

积分:零!

修为:后天一重!

主修功法:甲木养气功,禹桩功!

开启世界:笑傲江湖!开启系统,首次降临为随机赠送,身份为随机选择!

任务:其一,扭转福建林家的命运,奖励积分一百点;其二,改变金盆洗手的结局,奖励积分一百点;其三,一统江湖,奖励积分一千点。提示:三十年内完不成任务,抹除记忆,永久抛弃在降临的世界!

兑换:伪装,悟道,疗伤。

经历世界:无!

提示:十二个时辰内,请进入,若不入,后果自负!

提示:降临之后,主世界时间冻结,返回时恢复本来面貌!

提示:下次降临,主世界间隔一年,若提前降临,根据世界等级不同,至少消耗一百积分!

除了显示的信息之外,殷昊也接收了很多对每一项的解释。

积分很重要,除了这第一个世界之外,以后再进入其它的世界,每一个积分,只能换算一天的时间。

得到积分的方法也不少,猎杀一个同级的强者,获得十积分,高低有增减,最低为零,最高无限。

当然,猎杀主世界的名人,也会获得积分。

修为和主修功法没什么好说的,至于开启世界,以主世界的时间为标准,每间隔一年时间开启一次。

当然也有例外,就是消耗积分提前开启。

进入降临的世界后,一个积分,可呆一天时间,第一个世界笑傲江湖给三十年时间,已经非常非常的大方了。

至于任务,一旦确定降临世界,就会自主生成,

兑换一项,却很有意思,第一个伪装,就是降临世界之前,可以消耗积分,伪装成降临世界的特定人物,或取而代之,或自主生成。

当然,还有其它效果!

至于悟道,就是消耗积分,或感悟某一功法的完美运转,或体悟某一境界的奥妙,对于修炼而言,显然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第三项疗伤,就是非战状态下,消耗积分,疗伤解毒,非常实用。

最后一项经历世界,明显只是记录。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信息。

甚至殷昊询问,系统有没有名字?什么来历之类的?都没有得到回应,也不知是不是系统高冷,或者只是一个机械性的东西?

“我重生比干的大孙子,到了六岁,开启了系统!”

“封神演义的开端,是纣王进香女娲庙,也正好开启!”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不成?”

“也罢,想不通就暂时压下!”

“有了系统,至少将来保命不成问题吧?”

“只是,我重生在神话世界,怎么让我降临的第一个世界是笑傲江湖?这不是玩笑吗?”

“给了三十年又能如何?”

殷昊苦笑。

却也无可奈何。

就像命运,只能接受,却没法选择。

“还好、还好,降临之后,主世界的时间固化,回归之后,还会恢复本来大小,否则乐子就大了!”

“不然,笑傲江湖三十年,回归在之后就三十六岁了,比干看到,怒而指曰:妖孽,吃我大孙,给我死来!啪,一掌拍死!”

“只是任务太蛋疼了吧?”

“三十年让我一统江湖?”

殷昊无解。

转眼间一天过去。

吃罢晚饭,牛皋等护卫继续守夜,打发了照顾他的侍女小红和小莲,就关上了房门。

“进入!”

无法选择,那就不如快快乐乐的接受,至于结果,尽人事,听天命。人生啊,大部分时间不都是如此?

所以啊,莫悲观!

无声无息,殷昊消失不见。

叮:宿主降临,随机身份生成,为衡山派刘正风大儿子刘昊,现年六岁。

提示:赠送三十年时间,任务失败一次,抹去记忆,永久抛弃!

一天后,殷昊算是完完全全的整理好了思绪。

“成了刘正风的儿子,第二个任务不完成就要死啊,更没得选择了!”

“只是衡山派,在原著中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掌教莫大先生,像江湖卖艺的,也不管理宗派事物,一盘散沙,让整个宗门就连一直内斗的泰山派都不如!”

“刘正风这位,向来和莫大不和,为了避免闲言碎语,就有意脱离衡山派的核心,在衡阳城做个富家翁!”

“而衡山派,貌似也没有强大的功法!”

“蛋疼啊!”

殷昊满脸的纠结。

他发现,降临之后,还是原来的身体,原来的样貌,就连修炼的禹桩功和甲木养生功完完本本的带来了,唯一不同的是,他从殷昊变成了刘昊,从比干的孙子变成了刘正风的大儿子。

“原著中虽有没详细描写金盆洗手的时间,不过那时,做为刘正风的大儿子,至少也有十七八岁了!”

“金盆洗手和林家灭门惨案,都在一年内发生,也就是说,我还有十余年的修炼时间!”

“也好、也好,否则,降临之后就要面临任务,那还不如一头撞死!”

正在想着,旁边走过来一个小女孩,就嚷嚷道:“哥哥、哥哥,给我抓蜻蜓!”

“哥哥抓不到啊,让爹爹给你抓去!”

殷昊收敛了思绪,将年仅四岁,长的粉雕玉琢的二妹抱了起来,转了一圈放下后说道。

“爹爹抱着弟弟呢!”

“那就找向大哥!”

“好吧!”

刘芹不情愿的嘟着小嘴,跑向了前院。

刘正风有大子刘昊,现年六岁,二女刘菁,今年四岁,三子刘芹才半岁,还在母亲怀里吃奶呢!

这个刘菁,也算巾帼不让须眉,在金盆洗手时,面对脖颈上的利刃丝毫不惧,只是刘芹年岁还小,跪下求饶。

不管是刘菁还是刘芹,都没做错,错的却是刘正风。

正魔两方,犹如两国交兵,常年厮杀,积累了何等深的仇怨?就连衡山派都有大量的弟子长辈死在了魔教的屠刀下,这位刘正风倒好,反而结交魔教的长老曲洋,这让其他人情何以堪?

这就好比,一方大将,结交常年与之大战的敌国中的大将,相交莫逆,还说成是知己,,你让本方人员怎么想?

被发现了,就果断的舍弃算了。

这位还不,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杀,女儿被杀,老婆被杀,弟子被杀,管家侍女被杀,小儿子跪下求饶,反而怒骂。

啧啧啧!

此等人物,简直愚不可及。

心中的乐理,竟然远远的超过了妻儿的性命?简直匪夷所思!

“来到这方世界,我若不是假身他的儿子,非一剑捅死他不可,太气人了!”

殷昊哼哼一声。

邯郸市中心医院东区怎么样
来宾市兴宾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吉林在哪家医院治牛皮癣效果好
清远重点牛皮癣医院
济南手术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