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术士战纪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寸尽失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6:47

术士战纪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寸尽失

“我父亲他老人家,是在三年前死亡的,我猜……他老人家的遗体……应该还没有完全腐烂,如果……”米尔萨家族的族长奥格斯格·米尔萨在长叹了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后,幽幽的说道:“如果连他老人家墓穴里也是空的话,那么,这就说明,我们米尔萨家族的圣墓里面……真的什么也没了……”

“族长您……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听完奥格斯格的感慨后,王诩演出一副略显沉痛的表情,沉声回了他一句。

王诩之所以敢让奥格斯格去刨他祖先的墓地,是因为,王诩很清楚,这里是洛伦世界,不是地球,在地球传统中,刨坟掘墓是一件很严重的恶性事件,一般人是不会做的,但是,在战火频仍的洛伦世界,为了躲避战火,很多贵族是要经常搬迁自己家族的墓地的,所以,刨坟掘墓对于这里人来说,是件常有的事情,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

当然了,可以接受的刨坟掘墓,都是对自己人来说的,要是这种事儿是外人干的的话,那结果就跟在地球上一样了,是必须血腥报复的世仇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王诩才找来奥格斯格让他亲自掘墓的,要不是这样的话,王诩只要一分钟,就能轻松的炸开米尔萨家族的所有圣墓了!

沉默的半个小时过去了,在拥有高阶斗士实力的两位守墓人以及尤瑟儿两姐妹的挖掘下,一座巨大的深坑出现在了王诩旁边,那深坑深邃黝黑,从外面都快看不到还在里面掘土的那四人了,只能听到铲子挖掘时发出的一次次的“嚓,嚓……”声。

终于,“叮……”的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后,深坑里传来了尤尼丝清脆的叫声:“挖到了……”

“把棺椁抬上来……”听到尤尼丝叫声的奥格斯格,走上了深坑一侧的堆土之上,对着下面的四人吩咐了一句。

听到自己族长的吩咐后,四名“挖掘者”,刨土刨的更欢了,深坑里不断的传来一声声金属碰撞的脆响,那是铲子撞到棺椁的声音,由此,王诩猜测,奥格斯格他爹的棺材,可能是金属的,要不,其不可能与铁铲碰撞出如此美妙的声响。

最终,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四名高阶战士实力的“挖掘者”,各自抬着一尊巨型棺材的一角,从下面深坑中跳了上来,随即,四人抬着棺材从堆土山上慢慢的走了下来,把棺材放在了青石小道上。

瞟了一眼自己脚边的巨棺后,王诩微微撇嘴一笑,心说:我猜的还真准。

原来,奥格斯格他爹的棺材,是尊巨型的青铜大棺材,由于奥格斯格他爹才死了三年多,所以,这副青铜棺材还是新的呢,棺材上没有被泥土沾染的地方,竟被月光耀的金光闪闪的,跟个纯金棺材似的。

面对脚下的青铜棺材呆了半晌后,奥格斯格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掌大的青铜钥匙,俯身把钥匙插进了棺材尾部的一个几乎很难被看到的钥匙孔中。

看完奥格斯格的那套动作后,王诩不禁心里感慨:米尔萨家族不愧是老牌贵族,用的棺材也够老派的,竟然是带锁的铜棺,我以为这种铜棺早就没人用了呢,没想到,米尔萨家族还在用,真是有够传统的。

奥格斯格“咔嚓嚓……”的把钥匙拧了三圈后,就听,“嘎嘣……”一声,青铜棺材里的暗锁解开了,随即,又是“呲……”的一声,与外界气压不一致的铜棺内,沿着铜棺一侧的缝隙,喷出了一股淡淡的白烟。

“嗯……”嗅到那股白烟中的气息后,奥格斯格立刻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因为,那白烟里竟然带着一股香气,这是没有道理的。

奥格斯格很清楚,自己父亲已经下葬三年了,就算这具铜棺的密封性很好,尸体也应该烂透了,所以,按道理来说,从棺内喷出的白烟,应该带着浓重的腐臭气息才对,怎么可能有香味儿呢,不用想都知道这不对了。

“打开它……”本想自己开棺的奥格斯格,心里突然一虚,内心也略有点儿不敢面对现实了,于是,他缓缓的起身,努嘴命令那两名站在铜棺旁边的守墓人来开棺。

“是,族长……”回应了奥格斯格一句,并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两名守墓人同时弯腰,一人抠着青铜棺盖的前端,一人掐着青铜棺盖的尾端,两人开始一起用力。

随着一声令人寒毛直竖的金属摩擦之音,那具看起来很沉重的青铜棺盖,在两名实力颇强的高阶斗士的合力一抬之下,像羽毛一般,轻飘飘的被掀了起来。

“啊……”没等那俩守墓人把棺盖放到旁边时,已经看到棺内有什么的奥格斯格,瞬间咬牙切齿的嚎叫了一声。

奥格斯格看到,原本应该盛放自己父亲遗骸的棺椁凹槽内,空空如也,啥也没有了,里面别说是没有自己父亲的遗体了,连遗体上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

瞬间后,原本还算是老成稳重的奥格斯格,也经不起这种刺激了,他腿一软,整个人就软趴在了青铜棺材上了。

随即,就是几声“叮,叮,叮……”的怪音在铜棺内响起,原来,奥格斯格哭了,那声音,就是他的泪滴落在铜棺内激起的响声。

“去扶奥格斯格族长起来,天气凉,别冻着他了……”扭头扫了一眼那四位奥格斯格新带来的随从后,王诩冷声吩咐了他们四个一句。

“是……殿下……”四人慌乱的回应了王诩一句后,就一起上前,毛手毛脚的把奥格斯格从青铜棺材边上扶起来了。

过了五六分钟,等哭花脸的奥格斯格发泄的差不多后,王诩才低声跟他说道:“奥格斯格族长,您也看到了,您父亲的遗体已经没了,现在,您应该相信我说的了吧,您家族圣墓里的每一具遗体,百分百都被契布曼带走了!”

“殿……殿下……”已经失了分寸的奥格斯格,双眼赤红的问王诩道:“我现在该怎么做……”

即墨市中医院怎么样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院区预约挂号
陕西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甘肃治男科医院
运城牛皮癣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