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 第六章 阴兵痞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5:27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 第六章 阴兵痞

第六章阴兵痞

话説那圆脸道士把胡扬摆成一个观音坐莲、嘀嘀咕咕一番后就不见了。胡扬却留意到几个他话中的细节:你既然已经説了自己是个什么都不缺的道爷,你还要我还你人情做什么?还有就是我已经死了,他却説“你如果不死”如何如何,难道去了阎王殿还能再死一次?那xiǎo爷岂不是死了又死?

这下麻烦大了!原以为来到阴间、喝过孟婆汤就去投胎了事,哪晓得这么麻烦?这牛头马面哥俩工作也太不负了,把我丢这里就不管了,也不説説规矩。想到这里便想看看牛头马面来了没有。

牛头马面还是没来,看到的景象却是吓了自己一大跳。这阴间果然凶险,有大恐怖!只见那刚才仰面看到的的天空是完全白蒙蒙的,下面好像是海,中间就是那轰隆巨响来处——是海潮,不对,应该叫狂澜!巨澜!一道黑色的无边高墙从目力尽处以横扫一切的姿态推将过来,巨响就是这么来的,估计若是站近了看的话,怕是有千丈高、万丈高。然后那高墙狂澜便在轰然巨响中砸在岸边巨大的、仿佛堆满了破碎星辰的乱石堆中。

幸好自己刚才所躺的地方似乎是个海湾,前面有无边巨石挡着、而又足够靠边,否则就是个渣渣。就算把阳世米国福特号航母丢在那恐怖狂澜之上,也就算得个冲浪板!不由胆寒的想到那牛马两兄弟虽然工作不怎么认真,但心地还没坏到底。

再看那天空,白蒙蒙的就像个大蒸笼,白云翻滚之间,带出无边气势。阳世有句话叫乌云压城城欲催,那这白云就应该叫天地日月催,而且一定会催的干干净净。又见极远处、白云中间突然钻出一个无边巨大的火球,带着响声砸进海里,顿时暴起万丈高的水幕,随后好像一万个广岛“大男孩”一起爆炸产生的蘑菇云冒了出来,发出“嘭嗵”巨响,似乎连空间也为之颤抖。远远近近,这种大火球似乎在不断地往下掉。

原来这白云和飓风是这么来的,胡扬心中想道。不禁又是一阵习惯性得意:xiǎo爷就是英明,人中之雄就是不一样!死的太对了!不然去哪里看得到这种超出想象力的宏观场面?就算好莱坞的导演、编剧天天吸毒、都变成疯子,也想象不出这种噩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巨幅场景。

坐了一会儿,胡扬觉得眼珠子累了、耳朵也累了,那声音和场景让他觉得心脏和血液都在一起震动——如果还有血液的话。闭上眼睛养神,不禁又胡思乱想起来:那牛马兄弟把我丢在这里做什么?吓唬我?脱得一丝不挂——那不是米国人擅长的羞辱审问嘛!不知道会不会来个黑嘛嘛的女鬼对自己性虐,办一遍、又一遍!天哪,不敢想了

那圆脸道士分明就是来麻痹自己的,就像米国人往犯人脸上蒙毛巾倒水以后再给支烟抽是一样一样的。xiǎo爷岂是你们这么轻易就能收拾得了的人?不对,我本来就不是坏人!

仔细想了想,自己有哪些旧账是他们可以翻出来的治罪的?大问题没有,杀人放火的事情自己见都没见过。xiǎo问题有不少,虽説事情都很xiǎo,但就怕他们吹毛求疵的办成冤案呐!自己要谨慎提防,嘴吧捂紧diǎn不会错。

有些方面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比如有人诬赖我抠门儿,这个一定要大叫冤枉,我请人吃的拉面、炒粉还少了?我还给几个女孩子买过衣服,记得有几套内衣一百多块钱一套哇!万一不行的话,我就要求传人证,谁诬赖我最多就把他提过来当堂对质。

貌似我祸害的女人不少,但那都是两厢情愿的,而且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女方主动多些。再説貌似有一半都是以前不知道跟谁那啥了以后才轮到我的,充其量只能算作从犯。另外一半呢?老话説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就把她们赖到那些挖我墙角的人身上去,谁挖过墙角就赖谁。万一还是不行的话,还是要求传人证,把那些挖我墙角的人都弄过来当堂对质。

胡思乱想之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如果不是觉得身体难受的话还会睡下去。

话都不问就开始上刑了?胡扬睁眼一看,不是——自己还坐在这里呢。犹如亿万只蚂蚁蛆虫在全身上下钻来钻去、钻进钻出,麻痒无比,这感觉比千刀万剐还难受,胡扬不由得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把自己吓了一跳:我不是不能説话么?顾不得去想为什么,因为好像连骨髓都痒了起来,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唤

半个时辰后:“我招、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也不见有判官问话,也不见有xiǎo鬼过来让他画押。

一个时辰后:“那张xiǎo丽的第一次也是给我了,总共十三个都説完了,其他的我都是从犯……”

一个半时辰后:“那王大伟被我在xiǎo巷子里打了一闷棍,我还在他兜里塞了十块钱给他买药……

“我确实吃过别人大餐……”

“我聚餐尿遁……”

“我踢足球抓别人xiǎojj裁判没看见……”

两个时辰后:“我拿了隔壁xiǎo团团买泡面的钱然后给他买了一根棒棒糖……再也没有啦!都招完啦……”

两个半时辰:“xiǎo爷忽悠你们呢!这就想xiǎo爷屈从画押?门儿都没有!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给xiǎo爷尝尝,xiǎo爷若是皱一下眉头,便算不得好汉!”——已经不是特别难受了,似乎还带着畅快,胡扬便立马开始翻供。

胡扬把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鹿鼎记等各种剧情、戏文、里面所能记得的、描写硬骨头好汉的骂人台词翻来覆去的用了几遍,骂的酣畅淋漓、痛快无比。骂的自己嗓子都哑了,也没人搭腔,哪怕对骂也好啊!不由觉得无趣。觉得身体越来越舒适畅快,人也累了,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这一觉又不知睡了多久,醒来觉得热的难受,胡扬大吃一惊:难道那狗日的尿泡癌竟然跟来了阴间?仔细感受了一遍,又觉得不像,这不是简单的发烧。一般发烧虽然体温高,患者却不会觉得热,就算热也是忽冷忽热。而自己却是纯粹的热,怕是得有五六十度哇,热的脑袋都昏昏沉沉。估计又是那判官xiǎo鬼们见xiǎo爷骨头硬使出来的什么妖法。

胡扬正热的昏昏沉沉,忽然听到有人説话,而且是对话。

“説什么我们是见风扯,我看现在那些肥羊们才是见风扯。十来天又是迎头埋伏、又是尾随追踪,羊毛都没捞到一根,再这么下去饭都没得吃。”甲説道。

“有没得饭吃我倒不担心,我就怕回去大王下令拿大棍子抡我,上次打了十棍,到现在屁股上还有疤呢。”乙很担心。

“你xiǎo子那是该打,十棍算是大王仁慈。十个人干活、前前后后忙了三四天得了个袋子,却被你xiǎo子拿着被人打了闷棍,不打你打谁?”这是丙。

“我看呐,应该脱了裤子再打,还得用狼牙棒!”甲比较心狠。

“这事都过去半年了,你们这群王八蛋念了又念,有完没完?”乙有diǎn急了。

胡扬恍恍惚惚听得他们对话,而且有零零落落的马蹄声和金铁碰撞之声,心想莫非是阴兵?果然哪里都有黑暗面,阴兵也有兵痞,还抢劫!抢不到阎王爷还不给饭吃、打军棍,説明这阎王爷也是个大贪官!千万不要看到我!

越不想被看到偏被看到,心中正这么想着就听得一个公鸭嗓子叫到:“那里有个人!”

然后胡扬就听到马蹄声雨diǎn般急骤起来,似乎在冲刺,眨眼就到了近前。估计有十二三个人、全部骑马,劫匪很xiǎo心,并没有靠近,距离胡扬五丈外哗啦啦拔出兵器、顺时针围着胡扬跑马转圈。

那公鸭嗓子又高叫道:“打劫!交出身上所有财物,饶你性命不杀!”

胡扬心想:打你妹的劫!xiǎo爷身无分文,只要不劫色,就随你劫!并不答话,先看看情况。

那劫匪围着胡扬转了十几圈,见他也不説话、更没暴起杀人,盘坐如钟、一动不动。这人如果不是高手,就是受了伤、不能动弹。先是列队于胡扬迎面五丈外,彼此间隔三尺、交错站成两排,张弓搭箭。

胡扬这才看清他们的装束:虽然穿着不一,但都有一个共同diǎn——古装。服装颜色或青、或灰、或蓝、或麻,没见鲜艳颜色,衣料似乎布、麻、皮、绸都有。每个人脖颈都系着一条两尺黑巾,头发都很长,或盘于头dǐng、或披散脑后。

有的是布衣长衫,腰间扎着布腰带;有的是紧身短靠,护腕上有铁钉闪光,脚下短靴;有的下身穿着灯笼裤,上身皮甲坎肩、袒胸露背;那穿着短靠、腰间扎着三寸宽皮带、系着一条风骚无比的大红披风的家伙似乎就是那公鸭嗓子;那穿着银灰色不知是绸是缎的紧身甲衣、上面似乎镶嵌着铜钉、戴着银灰色头盔、穿着长筒皮靴的似乎是个军官。

天长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古田县医院怎么样
山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到哪看好
青海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