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召神者 第456章 不告而别

发布时间:2019-10-11 16:43:26

召神者 第456章 不告而别

别人家可比不得自己家,当着齐府上下几百人的面,调皮如李莎莎也不敢在苏泽的房间里过夜,与苏泽腻歪了一阵之后,她就老老实实地会屋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左思秋就准备带着同学们返校。见状,齐佟伟也不挽留,当场就叫管家送他们离开城主府。这倒不是说他齐佟伟不好客,只是因为昨晚从苏泽口中得知,包括高壮四人在内的七十八名黑樱桃成员死于官道旁的一座森林,还听说高壮为了埋伏苏泽,不惜炸断了通往南城门的官道沿途的三座大桥。案发现场需要保留取证,炸毁的大桥也得尽快修复通车,这些都是城主的。他倒是希望苏泽能一辈子住在自己家里,可他眼下是实在腾不出时间招待他们了。

就在左思秋准备出发的时候,李莎莎好奇地问了一句:“幽幽呢,还没起床吗?”

楚幽可是弗卷福帝国的长公主,她要是发生什么意外,那就该引发国际战争了!所以刚一发现楚幽不在身边,左思秋和齐佟伟就连滚带爬地冲向了客房院落,可是等待他们的却只有一间漂浮着栀子花香的空屋。

片刻之后,眼尖的李荆发现床头枕边放着一封信,而信封上又写着“李莎莎亲启”几字,于是他就把信交给了姐姐。

刚开始,所有人都围在李莎莎身边,不过楚幽似乎早已料到了现在的情况,所以信上第一句话就是:如果你身边还有其他人,请他们暂时回避,因为这是你我之间的悄悄话。

既然楚幽已经表明了意愿,那么其他人也不至于太不识趣。等所有人都自觉站到了对面之后,李莎莎这才展开信纸默读起来。

在李莎莎看信的过程中,所有人都在观察她脸上的微表情,以此推测楚幽目前的情况。而她还真是不负众望,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吓得左思秋和齐佟伟心脏病都快犯了!

直到李莎莎点燃床头的烛台,将信纸烧成灰烬之后,才回头说:“幽幽她回去了,回弗卷福帝国了。她说我们去参加双城交流赛的时候,家里就派人告诉她,说她父亲最近身体不适,想见她了。如今苏泽平安归来,她放心了,就觉得应该回去尽孝心了,因为怕打扰大家休息,所以才会不告而别。她还着重让我向左校长和齐城主表示感谢,说日后有缘再见。”

“完了?”见李莎莎不再言语,左思秋一脸懵逼——如果这就是一封简简单单的告别信,那楚幽为什么只让李莎莎一个人看?李莎莎看完之后又为什么焚毁?事关第三帝国长公主的安危,他是真的一点不敢大意,于是再三强调:“你认得楚幽的字迹吗?你确定这封信是她亲笔所写?”

“是的。”李莎莎慎重并果断地点点头,用一种略带一丝遗憾的苦涩语气说:“幽幽的字迹我不是很熟,但是信上写了只有我和她知道的事,所以这信肯定是她亲笔所写。当然,信已经烧掉了,我也拿不出什么确切的证据,城主和校长要是不放心,不如直接给帝都送封信,问问外交部的意见吧。”

像齐同学和左思秋这样的聪明人,怎么可能没事干了给自己找些麻烦?既然楚幽的离去已成定局,那么只要一日没人询问此事,他们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只要不让他们承担外交,时间迟早会把这一切冲淡的。

离开城主府后,左思秋带着同学们乘车返校。李莎莎主动出钱给自己和苏泽单独租了一辆马车,刚一钻进车厢就问:“幽幽走了,你难不难过?”

苏泽实话实说:“总归还是有一点吧,不过没有离开你那么难过。”

“嘻,油嘴滑舌!”李莎莎甜甜一笑,贴着苏泽的手臂坐下,先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才小声说:“幽幽这次离开,父亲生病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原因其实是我们。”

苏泽点点头,说:“我大概猜到了,不然她也不会只让你看。”

“聪明的你呀!”李莎莎甩给苏泽一个妩媚的白眼,然后情绪低落地说:“之前与你说过了,我和幽幽其实已经私下说好了要一起嫁给你的。信上说,她一直以为我们对你的爱是一样多的,所以我们可以不分先后,也应该平分你的心。可是昨天傍晚,你走进南城门的时候,她被你身上的伤疤吓傻了,而我却直接扑进了你的怀里,这才让她觉得她对你的爱不如我对你的爱多。所以她写下了这封信,她说她输的不甘心,却又输的心服口服,最后还祝福我们可以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多好的女孩啊。”

苏泽知道,李莎莎和楚幽一直是对好闺蜜,而且还是那种越抢自己越亲密的好闺蜜。面对楚幽的不告而别,李莎莎难免会感到失落,所以他故意搞笑说:“你看你们闹的,从绝交闹到共侍一夫,最后还是我这身伤疤帮了你吧?”

“哼……”一听这话,李莎莎果然忍不住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然后一扭头,傲娇地说:“谁稀罕你呀?有本事你就把伤疤治好了,去把幽幽追回来呀,我绝对不拦着!只要你有本事把幽幽追回来,我就乐意跟她共侍一夫!”

一听这话,球球立马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地叫道:“苏泽,走啦走啦!我们去找美女姐姐,让她和鲨鱼给你生好多好多小苏泽呀!”

苏泽一把捂住球球的大嘴,哭笑不得地说:“别乱说话,小色胚。”

关于苏泽、李莎莎和球球在车上的嬉笑打闹,以及他们返校之后的学习生活,这里就不过多赘述了。当天上午十点左右,城主齐佟伟也乘车随一百守城军来到了昨天苏泽遇伏的地方。幸亏冬季蚊虫难生、鸟兽怠惰,不然官道中间那具车夫的尸体都该被啃干净了。

以苏泽的口供来判断,案发现场应该就在此处官道旁边的森林才对

,可是同行百夫长拿着地图比划了半天,却愣是没有找到地图上所画的那片森林,于是只能让手下士兵向东西两边地毯式搜索。

大约半小时后,一个十人小组从东边火急火燎地跑了回来,唇齿打颤地说:“队队队队长!那边有发现,有重大发现!”

见士兵们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清楚情况,齐佟伟和那百夫长便亲自前往一探究竟,结果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发现前方确实曾是一片森林,只不过那成百上千棵大树却不知被谁给贴地锯断了,而且所有木料也不知被藏到了哪里,这才变成了一片空旷的荒野!

又走了几分钟,齐佟伟看见前方似有一具比独栋别墅还大的骷髅骨架,立即命人跑步上前一探究竟。结果还没跑几步,他们就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级向下的台阶,而前方十米左右还有一条扭来扭去的向上的台阶。

经验丰富的百夫长顺着这一圈台阶的走势在掌心一画,立马就被吓得屁滚尿流,惊慌失措地喊道:“大大大大大人!脚印……这这这……这是个脚印呐!巨龙……不对,巨龙都没有这么大的脚印!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的脚印啊?”

齐佟伟迈着颤抖不止的双腿,走过白色暴龙留下的脚印,然后看着前方围成了一个大圈的连衣服都没有一件的七十多具骷髅,再看看更远处那具刀斧地龙的巨大骸骨,一边心说这里难道遭遇蚁潮了吗?一边深吸一口气,回头下令:“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黑樱桃驻羚羊城分部总共七十八名成员,已经全数死亡,与苏泽所说完全一致!现在,你们就把这些骸骨给我烧成灰、把那个脚印给我填平!从今往后,所有人都给我忘了今天看见的一切!”

当士兵们忙碌起来的时候,齐佟伟一边往回走,一边默默地自言自语:“苏泽呦,我也只能帮你隐瞒这么多了。又是蚁潮、又是怪兽,希望你不会成为我们泽克斯帝国的灾难啊……”

咸宁治疗性病费用
鄂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马鞍山治疗白斑的医院
咸宁治疗性病医院
鄂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