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信了你的邪 第18章 分尸案【求收藏求推荐】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5:20

信了你的邪 第18章 分尸案【求收藏求推荐】

“什么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沈迟正抓着刷子给橱柜刷油漆,开了外音,只听得那边人声鼎沸,吵得不行。

齐健干呕了一声:“我觉得是,但他们非说是死猪。”

死猪腐烂的话,臭味是挺浓烈的,沈迟想了想:“你们在哪?”

齐健给的地址挺偏的,发现死猪的地方在一片荒废的田地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跑那去玩去了。

他打了辆车过去,到的时候发现陆韶他们也在,一群人拿着铁锨正挖坑,热火朝天的。

齐健一脸菜色地蹲在地上,旁边的沈念一脸不屑地递着纸巾,看到他来,眼睛一亮:“哥!你看健哥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忒差了点,看到头死猪就吓吐了!”

沈迟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

恶人先告状,都这会了,沈念还不忘在沈迟面前给他穿小鞋。

“就在那……”齐健冲沈念翻了个白眼,痛苦地捂着鼻子:“臭,臭晕了,我不会忘记这味道,就是尸……呕!”

沈念站起身来冷笑着:“哥,你别听他瞎说,我去看了,就是一死猪,你同事他们已经在挖坑了,等会就能处理好。”说着,他鄙夷地看了眼齐健,非常恶劣地嘲笑道:“啧,弱鸡。”

“……”齐健手遥遥指着他:“你,你给我记着。”一阵风吹来,带来那种特殊的腐臭味,他扭脸又吐了。

看到沈迟来了,陆韶从田梗上跳了过来:“来了。”他看向齐健,满脸兴味:“哟,齐健呐,你这可厉害了啊。”

妈的,这些王八蛋,一个个兴灾乐祸落井下石,不要让他逮着他们落难的时候!

齐健恶狠狠地在心里咒骂着,但是全身真的吐得一点劲都没了,连斗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焉焉地送了个白眼。

“怎么回事,谁把猪埋这了?”沈迟皱眉闻了闻,味道是挺重的,这天气腐烂是很正常的,但是要达到这个地步,一头猪恐怕做不到。

“谁知道呢?估计是病死猪。”陆韶递给他一副口罩,一偏头:“过去帮把手?”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齐健弱成这样,沈迟就强悍得不像人,沈迟这面不改色的样子不会是装的吧?

沈迟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扯了扯嘴角,跟齐健道:“别蹲这了,去车里等吧。”他戴上口罩就跳过去了。

当他愿意在这等呢,还不是沈念这小东西说等会会要他们作证什么的……

陆韶也准备走,眼光扫到沈念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崇拜地看着沈迟的背影,爽朗地笑了:“你是沈顾问他弟吧?来来来,一起过去瞧瞧吧!”

“那健哥……”沈念有些犹豫地看向齐健。

啧,这小没良心的原来还记得他没死。齐健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道:“去吧去吧。”

他不在他还能多活一阵,沈念可真是个祸害,沈迟没来之前他就一直站在一边看笑话,明里暗里挤兑得他气得都快冒烟了,沈迟一来就装着给他扯纸巾,啧!虚伪!阴险!

沈迟走过去,陆六他们纷纷压着嗓子跟他打招呼,确实是臭得不行。

死猪埋得不深,所以臭味才会这么浓烈,上面一层浮土被扒开了些,显然是有人匆匆掩埋的。

沈迟绕着死猪转了两圈,陆韶带着沈念过来了,他皱了皱眉:“你过来做什么。”

“我是男人!我没事!”沈念挺直脊背,为了让他相信他很勇敢还故意朝里面走近了几步:“我就看看!我不怕的!”

陆韶哈哈大笑:“好,真男人!不愧是沈顾问的弟弟!”

沈迟意味深长地扫了眼沈念,弯了弯唇:“那你就站这吧。”

他与陆韶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里都有了数,看来,对方都已经知道了。

不一会儿,旁边的坑就挖好了,离这里不是太远,挖得很深,在猪化为白骨之前绝对不会被人察觉。

死猪很快被正式挖了出来,整个连带着下边的泥土一起弄到了木板上,全部被弄出来的时候,气味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沈念小脸一片雪白

信了你的邪  第18章 分尸案【求收藏求推荐】

,手指有些微颤抖,但还是死死咬着牙强撑着没动。

死猪被抬走以后,原地剩下了一个大坑,但是臭味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重了些。

沈迟戴着手套翻看了一下泥土的颜色,朝陆韶点点头:“有血迹,取证吧。”

其实沈念站在这坑的边上,挺碍事的,但他是沈迟的弟弟,又是陆队长叫他过来的,谁也没去让他走开,于是沈念有些骑虎难下。

走吧,感觉好丢人,不走吧,这味道确实挺难受的……

他很想有人说他挡道了让他走开,但是可惜,直到陆六他们折回来继续朝下挖,也没人理会他。

没多久,陆六兴奋地道:“挖到了!真的有尸体!”

沈念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从坑里面,递上来一块……碎肉。

他感觉自己脑袋好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胃里一阵翻涌,连哼都没哼一声,眼睛一翻就倒了下去。

沈迟早盯着他,见他倒了丝毫不意外,一把扛起他,朝陆韶打了声招呼:“我把他送车上就过来。”

于是窝在车里的齐健不一会儿就有了同伴,他连难受都忘了,兴奋地盯着沈念苍白的小脸跃跃欲试。

小样儿,快醒来迎接我的嘲笑吧!

沈迟折回现场,他们已经把尸体挖出来了,凶手很残忍,不仅杀了人还分了尸,尸块因为埋得比较深,所以腐烂得比死猪还慢一些,此刻被人堆在木板上,铺了一地。

“除了尸体没留下一点东西,衣物什么的都没有,看来只能提取DNA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确认死者的身份了。”陆韶皱着眉头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沈迟看了看四周,在坑洞旁走了两步:“这坑深约一米五,从痕迹上来看,应该是用锄头挖的,而这么大的工程,一个人挖肯定一时半会是挖不好的,要么凶手不止一个,要么他早就想好了怎么杀人,早早就挖好了坑在这。”

陆韶扯了口罩,看了看这坑,他是看不出沈迟是怎么知道凶手是用锄头挖的:“那他应该就是这附近的……吧?”

他有些迟疑地看向沈迟,想从他那得到这个猜测的证实。

广安癫痫病医院
江西治疗睾丸炎医院
雅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到哪
在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