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义务

发布时间:2019-08-16 17:20:26

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义务

一、 合同的成立与生效 合同的成立与生效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合同成立是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即双方当事人就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协议。合同生效是指已成立的合同在当事人之间产生了进一步的法律约束力,是在合同成立的前提下来考察合同是否符合国家的意志

一、 合同的成立与生效

合同的成立与生效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合同成立是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即双方当事人就合同的主要条款达成协议。合同生效是指已成立的合同在当事人之间产生了进一步的法律约束力,是在合同成立的前提下来考察合同是否符合国家的意志,从而给予肯定或否定的评价。可见,合同成立体现合同当事人的意志,属事实判断问题,而合同生效体现国家的意志,属法律价值判断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不仅在立法中而且在民法理论及司法实践中,一直将合同的成立与生效相混淆,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合同法理论界较偏重于合同生效的研究,而忽视对合同成立的研究,有的民法著作将合同的成立与生效混为一谈,不少论著则干脆将合同的生效要件等同于合同成立的要件。与此相联系,在合同司法实践中,宣告合同无效的案例比比皆是,而判决合同不成立的例子却是凤毛麟角。1直到新《合同法》生效才对合同的成立与生效作出明晰规定,第一次从立法上将合同成立与生效区别开来,这主要体现在《合同法》第25条、第44条、第45条、第46条。由于我国很长一段时间将合同的成立与生效相混淆,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个阶段无形之中被忽略了,与此相联系,对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这段时间内的义务与也就缺少研究,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当事人负有何种性质的义务,违反该义务应承担何种法律呢?

二、 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义务之定性

关于合同成立后生效前当事人所负义务的性质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是契约义务,在进入合同关系后,当事人所负的义务是与先契约相对的契约义务,它包括了合同生效前、后的契约义务,如果说合同生效后的义务是核心契约义务,那么,生效前的义务就是一种外围契约义务,但说到底属契约义务。2另一种观点认为是先合同义务,先合同义务是指契约生效前,契约双方当事人所负的附随义务。3笔者认为,根据民法理论,义务的来源有二,其一是当事人为自己设定,契约义务即是。其二是法律强制规定,附随义务即是。契约义务是当事人通过订立契约为自己设定的义务,义务的内容及范围皆取决于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充分体现了当事人自己的意志。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先前所设定的义务开始对自己产生法律约束力,从而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去履行义务,只有在这时当事人所履行的义务才是当事人为自己所设定的义务,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段时间内,合同尚未生效,当事人虽然通过订立合同为自己设定了义务,但当事人所设定义务对自己尚未产生法律拘束力。因此,契约义务只能产生于合同生效以后,而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个阶段,合同还没有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在这个阶段所负的义务不是契约义务。既然当事人在这个阶段所负的义务不是契约义务,那么其义务不是来源于当事人的约定而是来源于法律的规定。其实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段时间内,虽然合同已经成立,但仍然存在一方当事人恶意阻止合同生效的可能,从而使另一方当事人所期待的履行利益得不到实现。法律如果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不仅会使阻止合同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受不到应有的制裁,而且会使另一方当事人找不到应有的法律救济,从而影响到交易的稳定并最终阻碍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段时间内当事人所负的义务实质上是法律为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防止一方当事人恶意阻止合同的生效而强加给当事人的义务,其目的是为了维护交易的安全与稳定,因此该义务从本质上来说属于附随义务的范畴,附随义务存在于合同订立到履行的整个过程中,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义务是合同生效前的附随义务,是先合同附随义务。其内容与范围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而是根据诚信原则由法官去自由裁量。因此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认为合同成立后生效前义务是先合同附随义务

三、 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形态

如前文所述,由于很长一段时间我国民法理论及实践中不区分合同的成立与生效,因此,不仅对合同成立后生效前的义务没有研究,而且对这一段时间内当事人违反义务该承担何种法律也没有研究,往往将它与违约混为一谈,合同有效成立后,当事人因过错而违反合同义务,所应当承担的法律属于违约,其针对的是违约行为。4 合同是否有效成立是缔约与违约的根本界限。5这里以有效成立作为缔约过失和违约的分水岭,但有效成立究竟指合同成立还是合同生效,在新《合同法》对合同成立与生效作出明晰规定的情况下,确实让人费解,而且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个客观存在的阶段无形之中被含义模糊的用词给掩盖了。

当事人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一阶段违反先合同附随义务,至对方当事人利益损失将承担何种法律,理论界也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应承担违约,若合同已成立,则因一方当事人的过失而至他方损害,就不应适用缔约过失。即使在附条件合同中,在条件尚未成就以前,一方因恶意阻碍或促成条件的成就,也因为合同已成立,则应按违约而不应按缔约过失处理。6有人认为应承担缔约过失。笔者认为,当事人承担违约的唯一前提是当事人的违约行为,而违约行为本质上是对契约义务的违反,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一阶段,合同尚未生效,当事人为自己所设定的义务对自己尚产生约束力,根本谈不上对合同义务的违反,既然当事人没有违反契约义务的违约行为,也就更谈不上让当事人承担违约。因此违约只能以合同生效为前提,如果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段时间让当事人去承担违约,就好似去执行尚未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且没有任何道理,而且如果在这一阶段让当事人去承担违约,则意味着将合同生效后当事人方才负担的义务提前到合同生效前阶段,它必然导致当事人提前履行合同义务,这对当事人来讲是不公平的。而且对无效合同及可撤销合同而言,这是用未来可能的来救济当前的损害。只所以说是未来可能的,因为无效合同、可撤销合同在成立前的缔约过程中,已经出现潜在缺陷的效力瑕疵,它们虽然有潜在缺陷,但毕竟是已成立的合同,如果一达到合同成立的界限就让当事人承担违约,而不以融有国家意志的合同生效去对其进行肯定或否定的评价,那么无效合同、可撤销合同可能还来不及进行法律价值判断,就滥竽充数地适用了违约。可见,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个阶段,当事人承担的不是违约。既然不是违约

,那么是不是缔约过失呢?笔者认为,缔约过失是指缔约人在缔约过程中故意或过失地违反先合同义务,而致另一方的信赖利益遭受损失,依法应承担的,其核心是过失发生在缔约过程中,如果过失不是发生在缔约过程中,则不能称之为缔约过失。合同的成立既是缔约的高潮,也是缔约的终结点,因此,缔约过失能否越过合同成立这一界限继续发挥作用,值得怀疑。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一段时间内,一方当事人违反先合同附随义务,其过错发生在合同成立之后而此时缔约已经结束,所以其此时承担的不是缔约过失。既然违反先合同附随义务的一方当事人所承担的不是违约也不是缔约过失,那么其肯定是一种独立的形态,鉴于当事人的过失发生在合同成立后生效前这一段时间,笔者称其为效力过失。所谓效力过失是指合同成立后生效前一方当事人因违反附随义务而使对方依赖利益遭受损失,依法应承担的民事。这种形态既有别于违约也有别于缔约过失,有其本身的特殊性,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

几岁最适合做假体隆胸
郑州牛皮癣研究院哪家好
安徽癫痫病中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