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梧桐小说】天下真小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5:47
真他妈的,天下太小了。
刚一下汽车,在深圳长途汽车站,就有个女人缠着我老婆,操一口德语(常德语系)方言说:“大姐,买部手机吧……蛮便宜的,只 50元。这是诺基亚的,市场上哪么都少不了1000元。我是老娘病了,要赶回家,路途被夹夹匠(从袋子里夹人家钱的小偷)把钱夹走了,没的法子只能卖手机作路费了。”
我老婆想摆脱她,向左转,她堵到左边,向右转,她堵到右边。把一个手机举到她的眼前,非要她买不可:“大姐,我说的是真的,这手机也是真的,我买才一个月。你看看嘛!试试嘛!可以打通的……”
我还在车厢里搬东西,提了一个行李包,提了一个旅行袋,提了一个小桶,还有给亲戚买的一点小礼物……
“我有手机,我不要……”老婆拒绝说。
“你就只当帮我个忙,我哪个狗日的不是有困难……”那女人看来有点急了!
这时,车上的东西搬完了,我才留意到这女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扭回头一看,与那女人的面碰了个正着,四目相对,双方都是一个惊愕,口里同时发出:“呃——”
接着是我说:“怎么是你……”
那女人一时颜面通红,脸上像涂了猪血一般。
老婆也一时懵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女人不正常的表情,疑惑地问:“你们……”老婆的话没有说完,马上打住。
那女人赶快扭转身,提着一个写着“上海旅行”字样的帆布提包尴尬地走了!
后来是我给老婆作解释。
我对老婆说,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卖假药差点误了我性命的女人,也是调进乡集镇完小后碰巧教了她孩子的那个女人。
天下真小啊!在这天涯海角都遇到了她!

说来话长。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窦性心律不齐、心动过速,到村卫生所和乡卫生院看过,无效。
县人民医院看过多次,还跑过长沙大医院,仍然无根治之法。
医生们几乎都是这样告诉我:没有特殊治疗方法,没有特效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注意就行了:不要干重体力活儿,不要情绪激动,生活上讲究一些禁忌。
人是社会中的人,生活中的人,要做到医生的要求,即使是当和尚、做隐士,超脱凡尘外,不在五行中也难办到。更何况山里成长的孩子,靠山吃饭。靠山吃饭意味着什么——必须和大山打交道——
我每天要把几十只羊放牧到山上去,羊吃草自己还得打柴,羊归圈还得背柴。上坡下岭的追羊拢羊,常常累得气喘吁吁。把一捆柴背回家,常常在羊肠小道上倦得心促气短。
人际交往中,还免不了动七情六欲呢,一惹动情绪,心脏也是蹦蹦地乱跳。由此,心脏常跳到100多次、110多次……
我很想改变一下我的生活环境和劳动条件。
后来,我终于经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乡里的民办老师。当上了民办老师,谋生条件和生活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我满以为我可以达到医生交代的基本要求了,以为三尺讲台是一个可以歇息心脏的平台。殊不知,讲台下一些心理尚未成熟的儿童,恰恰是心脏病患者的克星。他们不听话,有时还和你对着来,常常使人气得七窍生烟。而要能够忍受他们的调皮,是需要有一定的心理容载能力的。尽管我努力用心理学家的要求和传统的中和观念克制自己,但我的心灵修养境界毕竟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还是难免不触动情绪这个怪物。而每一动情绪,就要使我心动过速好几天,有时竟然过速到115次。
由此,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天降仙药,解除我的心病之苦。
这一个梦竟然使我在有一天,感到来了……
那天,是个星期天,天气很好,我骑自行车跑了 0里山路到县城去走亲戚,走到城关邮电大楼路口,看到围着一堆人,在议论什么。我有点好奇,下了车,凑过去,只见大街人行道旁的水磨石地面上,一个中年妇女,蹲在地上,她的前面摆了一张塑料布,上面写着“祖传秘方台胞独授专治心脏数量有限”这样几个大字。字的下面,摆着几个密封的避光玻璃瓶子。地摊周围围了十几个人,有女人、男人,老人、青年、小孩。只见蹲下的那个妇女说:“这是我祖父刘运广这次从台湾探亲特别带来的。我家没有心脏病人,所以我就将这些药便宜卖给有缘人!”
“啊!是他带来的!就是那个在国民党中山医学院毕业后被蒋介石挟持到台湾去的那个心脏病专科专家吗?”接着,有人问。
“是的!”中年妇女含蓄地说。
“那可是国际有名的顶尖级心脏病专家啊!”一个老人说。
这个人我也听说过,回大陆还不到一个星期,确实是个老中医,对治疗心脏病很拿手。报上登过。对此,我发生了兴趣。
这时,只见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说:“你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好多地方。我前天买的要老爸一吃就好,当时就能下床走路了。我还要几瓶。”
又一个50多岁的人说:“我这心脏病有 0多年了。一次比一次发的厉害。医院的路都跑成了槽。这次发了倒床了,准备去死的,幸好有菩萨保护,前天买到了你的药,我也是一吃就有效。这不,今天就能走到你这儿来了。你有好多,我一起给你买了……”
“老叔!嗲嗲这次带的不多了。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让更多的病人受到益处,你可以带几瓶回去。但不能全部给你。你硬是要,嗲嗲到台湾后再寄来。哪个需要都可以寄的。”说着,从写着“上海旅行”字样的帆布提包里给这老人拿了 瓶,老人接过了,交了6百元钱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老汉一走,地摊前边乱了套:你拿几瓶、他拿几瓶,就看谁手脚快了。
我也用力挤进去,一下拿了5瓶,爽快地给了这女人1000元钱——相当于一个民办老师一年的工资。
山里的孩子,脑袋里装的是山,实实在在的,当时就根本没有考虑到红尘间的迷雾与风险。
这五个瓶子拿回去后,我还真当灵丹妙药珍藏着,平时舍不得开。可是有一天,我心动过速到几乎浑身无力,才服用了几片。服后竟然毫无效果,我简直不能走上讲台了,老婆找来医生一查脉搏——脉频脉弱,心跳到120次,医生交代完必须卧床休息。我这才对“灵丹妙药”怀疑起来。后来医生拿过我吃的药一看,惊乍地叫起来:“什么心脏病药喔?是些肝铁片!牛头不对马嘴!”
我是医盲药盲啊!怎么会知道?听了医生的话,我才感觉到我是这样被简单地骗了!我一下气昏了头。老婆却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那敢于拿人的生命开玩笑的黑心骗子,一边尽量安慰我的心,力图缓解我的心理压力。
我的内心烦恼怎么缓解得了?但我又去怪谁?怪别人又有什么作用?红尘百事,世间百相,人心百种,你只知道简单的加减乘除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这是我这个看惯了大山的孩子第一次被自己的实实在在所欺骗,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被自己的无知和欲望所欺骗……在我们这个老山旮旯里,受我这样的欺骗的人可能还不少呢!
与其怨恨倒不如宽慰好。因为心情是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骗子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不会体谅的,这就是人生百味生产的规则。

四年之后,乡联校进行教师调动,我有幸调入集镇完小。
在学校里,我被安排任教5年级语文,担任班主任。开学初始,学校收学杂费采用包班制,我班50名学生,每人每期210元,我三天之内,收齐了47人,只有三人的家长说家庭困难,要求缓期半个月。半个月下来后,还有一位张姓学生难以交齐,家里的理由是大队提留催得紧,交不齐提留就得拉猪拆屋,学校再催学杂费孩子就得辍学。而当此时,学校也要求班级结账。无奈之下,既要保证学生入学,又要班级按时结账,我就干脆给这位学生垫付了一期的学杂费。
张姓学生的钱我给垫付之后,一晃就到期中考试了,这孩子的家长也没有提交款的事,我也不好老向学生讨钱,直到考试结束,这孩子的成绩不太理想,我分析原因可能是与他身体素质有关,因为他瘦瘦的,精神状态不算好,我感到有必要家访,了解孩子在家庭的生活和学习情况,争得家庭对孩子的关心支持。如果孩子的身体条件不能得到改善,到期末成绩还赶不上去,初中基础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此下去,将会给他的学业带来很大影响。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和张姓学生谈话:
“你家住在哪里?”
“红阳五组。”
“房子有什么特征啊!”
“樟树!一棵很大的樟树!村里就数它大了!”
放学了,我提前吃了晚饭,步行向张姓学生家里走去。
我顺着集镇的中心大道,一直西行,穿过菜市场、商贸广场、乡政府,再到电力管理站转弯北行,就看到了山下绿树掩映的红阳村。一走过电力管理站的大楼,视野开阔起来,远远地看到了一棵樟树。这樟树出类拔群,高超众屋,显示出它的高傲。再走20分钟,经过一个鱼池,就看到了樟树下的一栋两间三层小楼。这小楼也特别显眼。周围都是平房,独有它以三层之高而“鹤立鸡群”,墙面贴着讲究的白色条形瓷砖,屋面盖着红色机瓦,楼前有一个白水泥粉刷的矮墙围着的院子。像这样的人家,一定不是平常人家。在当时生活水平不高的情况下,谁能做得起这样的房居?
“这孩子一定撒谎了!”
“他一定吹牛了!”
“他是怕我到他家里去向他家长反映学习情况吧?”
“也许是他的家长把学杂费早交给了他却被他乱用了,所以怕我讨学费……”
只从这家居环境看,怎么也不像是个交不起提留的家庭。由此我对张姓孩子的话产生了诸多怀疑。
但我还是要去看看。
我走近院子院门时,把目光从院门那豪华的琉璃瓦大门罩上收回来,再投进到两米多高的不锈钢管栅栏门内,一眼就看见了那棵大樟树下正在石圆桌上作家庭作业的张吾。
我喊了一声张吾,他马上过来给我开了门,同时说:
“老师,您来了?”
他跑到屋里给我倒来一杯水,说:
“您来得正好。有一道语文题我正烦着呢!”
这是一道句子结构分析题。我给他讲解句子结构分析规律。像这样的题目,得先找出主干,再分析枝叶。我问他:
“这句子的主干是什么?”
“主——谓——宾!”
“主谓宾的其它成分是干什么的?”
“是修饰主谓宾的状况或说明它们的特点的!”
“理解句子的意思抓什么?”
“谢谢老师!我明白了!”
张吾开始在作业本上认真做起来。
这时,院墙外由小而大地传来叽叽喳喳的笑闹声:
“今天宰几头肥猪,爽吧!”
“嘿嘿……你老公又要那个你了……”
“你笑得起哪个……你今日夜不压得喊才怪呢……”
“天天赚1000多,看他有好多水,就让他压……”
“真不怕丑……真不怕丑……”
“你怕丑……你还老汉推车呢……”
浪荡的嬉戏在几句拜拜声中终止了,院子门响了!
从院门里进来一个提着写着“上海旅行”字样的帆布提包的女人。张吾欠了欠身说:“妈妈回来了!”
这女人转身关好门,再扭过头来时,只见四十四、五的年纪,穿着墨绿色荷叶领上衣,粉红色中短褶皱裙。胸部挺着两座山,一头长发披在肩上,椭圆形脸蛋晕着红润,两个小酒窝散发着迷人的奇异,两只光芒闪烁的眼睛像两潭深不可测的秋水……
“妈妈!我老师来了!”
一听说我是孩子的老师,那女人的脸上马上堆起笑容,但又马上红晕起来,红得有点不自在。
看到这女人,我的记忆马上链接起了几年前发生在城关邮电大楼路口的那件事。我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
“你是……”我意识到要说什么了,马上改口,“你是在城关上班不?”
这女人用心地打量了我一番,也仿佛记起了什么,支支吾吾地说:
“不……不是的……怪我粗心……我给忘了……孩子的学杂费还没有交呢……”
她马上放下提包,从皮包里拿出210元钱。
“我不是来讨学杂费的。我是为张吾这孩子来的。这孩子你还得关心一下,身体缺营养,对他的学习有影响……”
“啊!那一定……一定……谢您了……”
我很想说我心脏的毛病并没有好。但我敢肯定她一定会矢口否认以前的事。我目前也拿不出证据,即使有证据又能怎么样,难道闹一番不尴不尬吗?我在呆呆地想着,那女人也呆呆地有点不知所措。
“妈妈:我饿了!”还是张吾的话打破了局面。我一看表,已经下午7点了。农历八月的天气,夜幕已经降临。这孩子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生活如此无规律,难怪营养不良的。我似乎找到了原因。我正要说什么,只见那女人回答儿子的话说:
“好!好!我就去做饭……”
说罢,提着提包就进来屋,给我招呼也没有打,我感觉她不仅失礼了,简直失态了!这个能够把稻草说成黄金,能够察颜观色,揣度人心理随机应变的女人,今日个为什么这样木讷,显然心理不正常。
我这样想着,步子不知不觉地迈出了院子门。张吾送我,我悄悄地问他:
“你台湾的老爷爷回来过吗?”

共 92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口气读完这篇小说,我也很想说一句:天下真小!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看这篇文章,你就明白了这句话说得多么的有道理。骗人是骗子们的本分,他们骗完人后,没有愧疚,只有愉悦和窃喜。然而当被你骗过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你的面前时,骗子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可就是在难说了?最起码,他们会尴尬、会心虚,会有一点点的羞耻心吧,而在心虚羞耻之后,如果他们会有所收敛,自然甚好。可问题是,这些骗子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但继续行骗,而且行骗的名堂,还越来越高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骗子们最终的下场,从他们开始行骗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注定。很精彩的一篇小说,文章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推荐品读,感谢赐稿梧桐。【编辑:灿若舒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2800 8】
1 楼 文友: 2014-08-27 16:08:04 天下真小,小的让坏人骗子们无处可逃,这多么好,哈哈,欣赏拜读,问好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28 21:18:42 谢谢雅评。编辑辛苦了!琴心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8-27 16:08:41 欣赏佳作,期待精彩呈现。

苦旅经年谁顾我
辛劳岁月鬓添霜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8-28 21:22:04 感谢诗词好友雅赏。琴心问好!
 楼 文友: 2014-08-27 16:15:21 天下太小,真的太小了。极具讽刺意义的文字,欣赏,问候,遥祝秋安。
回复  楼 文友: 2014-08-28 21:2 :0 谢谢惠赐雅赏。琴心遥握问好!
4 楼 文友: 2014-08-28 14:10:57 祝贺醉剑琴心老师喜摘一精,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8-28 21:2 :57 谢谢社长鼓励!琴心遥握问好!
5 楼 文友: 2014-08- 0 00:11: 8 天下真小!赶上这事儿真巧!很有意思的小说,欣赏拜读~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8- 0 09:16:56 谢谢好友雅赏。琴心遥握问好。
6 楼 文友: 2014-08- 0 09:50:07 要说天下小也确实小,要说巧也确实巧。前天我把小说发表后,老婆看了忍不住笑。她说: 这确实是真的呢!别人一定认为是文学虚构。 她看完小说,邀我到她的一位朋友那儿去吃午饭。她的朋友来电话催了。于是我们一路步行,一路闲谈小说里的事儿。她还说秋季到了,看换季的秋衣到了些什么货。她想这不久就要到深圳孩子那儿去,顺便带件衣服。于是我们就到了珍珠市场的衣服店转转。老婆走在前面,她一个店一个店地仔细浏览衣服,我在她后面随意地逛。突然,一个女人碰着她了,开头一句又是都同时发出一个 呃 字的声音。 呃 了之后就是那个女人把自己手中拿的一件衣服塞到她手里说: 这件衣服你买不买?我想买,你看怎样?你这身材穿这件蛮好! 老婆却说: 你现在在干吗?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你还是这么年轻!孩子都工作了吧! 咳,不提了。和老公关系不好。现在老了,记性不好了。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不过孩子还好。参加工作几年了。。。。。。 这女人是谁?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好奇地转到她正面一看!内心惊讶起来: 天啦!竟然是我《天下真小》中的主人公。。。。。。 后来我扳指一算,这一次见到她与最后一次在深圳见到她相隔的时间,有14年了! 醉剑琴心孩子中暑
小孩中暑怎么办
宝宝小便黄
儿童中暑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